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執行力」與「創意抄襲」

「執行力」與「創意抄襲」有什麼關係?在過去,或許關係不大,但不論是在現在,或是在未來,「執行力」的與否所造成的結果會十分顯著,原因很簡單:點子在成為專利之前,就只是個點子,它容易被抄襲,而在這種情況下執行力可以決定生死

在這裡舉個不久之前鬧沸沸揚揚的例子,那就是「米鍵」,米鍵是由小米公司所推出,同一時間,或是說更早以前就推出的有「快按鈕」與「智鍵」,前者是由一家大陸新興創業公司在募資平台上推出,而後奇虎 360 與小米則分別跟進,推出了自己的「大陸版 Pressy」

MI_Mich

什麼是 Pressy?這是由一群來自以色列的小團隊設計,並且在 Kickstarter 這個募資平台上進行所謂的「推動」,販售金額是「17 塊美金」

KIK_Pressy

而為什麼「米鍵」跟「Pressy」會扯在一起,那是因為 Pressy 可以說開了矽谷的第一槍,創始人 Nimrod Back 發出了律師函,要求快按鈕、奇虎 360 與小米在三十天內做出解釋,回答一些問題,關於創意來源、與設計的靈感等等

是的,這些東西都十分類似,都是與 Android 手機搭配,塞到耳機孔裡,然後透過一個按鈕,與程式搭配後,就可以執行手機中某些定義好的功能,簡單來說,就是是一種實體的可定義快捷鍵

而不論是米鍵,還是其他產品都與 Pressy 十分類似,在造型與功能性上,當然你也可以說塞進耳機孔裡面的東西大概都是那個樣子,這我也同意,不過價格上就有了差異,快按鈕是 2.94 美元,智鍵是 1.62 美元,米鍵則是 0.8 美元,可以說三家中國廠商大概都是成本價或是遠遠低於成本價的金額在出售

而為何 Pressy 會鬧的沸沸揚揚?扣掉 Pressy 開了第一槍,迅速的用律師函進行質詢之外,這大概也是第一次有產品、創意與設計在募資、出貨的階段就被趕上,在歐美媒體的觀點上,認為這可以說是對矽谷、甚至是所有科技創業者的警告,下面是在舊金山的一場硬體設計研討會上,一位創業者對記者的回應:

「你應該知道小米吧?他們抄襲了 Pressy,然後以低的嚇人的價格,還不到一美元賣出去,這實在太可怕了」

「在美國,雖然 Pressy 的概念已經流傳開來,但是大家都在做不同的產品,例如有人做起了使用近場通訊技術的手機殼,讓人在手機殼上直接操作手機,但是真的沒想到,有公司會做一模一樣的產品」

這代表著什麼?這或許代表著,歐美的科技創業者、設計師對於對於中國「山寨」與「致敬」的擔憂和警惕日益升高,當然,比起軟體,硬體本來就更容易被複製,複雜度或是技術差異只是延緩它被成功複製的時間而已,而軟體的表面、操作介面的設計或許容易被模仿,但是背後的運作邏輯、操作者體驗、與整個產品的原廠支援性、地方語系的支援,這些營運上的差異都會帶來巨大的差別

也因此,在不同的環境下,硬是使用同樣的設計,也就是完整的抄襲很容易產生反效果,但是對於硬體來說,為了減低研發壓力與加速設計進度而使用統一的生產標準,反而讓模仿的難度大大下降,而後工業設計時代,類似的設計,讓使用者的使用習慣、邏輯差異更小

當產品之間僅僅藉由軟體或者系統服務的差別來實現差異化,也就說明了硬體的設計、生產過程與理念已經邁向趨同,而這正好也是最容易被抄襲的環境,因為「差異很小」,對於中國的抄襲者而言,說不定跟負責生產這些歐美產品的廠商接洽,就可以獲得設計圖、製程等等,甚至這些負責生產的廠商自己都會跳下來生產白牌的產品

也就是說「歐美設計,中國製造」的模式,已經出現了變數,由許多高度技術性,甚至具有專利保護的產品都捨棄在中國製造的情況來看,原因?對於「中國製造」所帶來的「中國複製」,過去僅僅是關注而已,而正式邁入衝突的原因,是因為中國廠商已經將販售對象從中國本身擴展到歐美,甚至壓縮到這些廠商在中國的生存空間

然而,這次事件的導火線之一,則是很多在 Kickstarter 推行的廠商會面臨的,那就是他們「延期」了,發生了多次的跳票、拖延發貨時間(再一次,去你的 Juice+,我好久以前就訂的 Lightning 傳輸線是要孫子燒給我嗎? ),而這延遲的時經則正好讓中國廠商得以趁機而入,而這也是接下來要說的「執行力」的問題

DaG
ToS

「龍族拼圖」與「神魔之塔」都算是手機轉珠遊戲的兩大龍頭,但是爭議也十分的大,從創意,到遊戲介面的設計,甚至連曾建中過去幹過什麼骯髒事都可以扯出來

但是,不管是「神魔都是抄龍族啦」、「神魔永遠只會找一堆無腦台灣婊子扮女神來行銷」,還是「神魔抄龍族六乘五的概念」都沒差,其實只有一個重點:

「先前龍族拼圖並沒有進軍中文圈,而遊戲程式本身繁體中文化的腳步太慢」

話先講在前面,我不玩手機遊戲的,尤其是轉珠這種,所以不用像是死小孩、塔肥、龍粉或是工讀生一樣急著扣我帽子說我幫誰講話

其實不論是中國,還是港澳台,對於日本輸入的東西,都有一種很奇怪的現象,就是「懶跟不要臉」,其實也不是說懶,畢竟懂日文的很少,然後願意花錢買正版的更少

而龍族拼圖的開發商 Gung Ho(通常稱為肛吼?)一開始並沒有正視中文市場,也因此可以得出下面幾點:
  • 神魔之塔會成功,有一部分是因為它紅的時候,中文圈知道龍族拼圖這款遊戲的人並不是多數
  • 龍族拼圖在中文圈的宣傳不多,如果龍族拼圖在中文市場早有知名度,那可能會有部分的人抵制神魔之塔或改玩龍族拼圖(畢竟抄襲這個詞本來就不好聽)
  • 龍族拼圖在中文圈的佈局緩慢,不論是宣傳、系統介面還是相關網站都是,因此執行效率、在地化、宣傳等不利因素加起來,就讓神魔之塔吃掉了這塊市場
Tos_PaD
說實在,你跟我說這沒有致敬絕對是睜眼說瞎話

也因此綜合許多細節與原因後,神魔之塔吃掉了龍族拼圖在中文圈的市場,當然實際的細節當然不會這麼簡單,但至少這些是我們可以這樣去理解的

也因此,藉由這兩個例子,我們可以得出一開始我說的「點子與設計在成為專利之前,就只是個點子或是設計,它們容易被抄襲,而在這種情況下執行力可以決定生死」,而為什麼這些「致敬來的」甚至「連專利都一起抄的」可以賺比較多錢?甚至理直氣壯的跟被抄襲的受者對嗆?

在十年前、二十年前的答案可能是成本低、人們不注重品質與智慧財產權,但是現在則是這些「抄襲來的」有其可取之處,也因此這些「抄襲的產品」不一定比較廉價粗製濫造,可能更好用更漂亮,甚至更加的昂貴

所謂的「創意與點子不值錢」絕對不是創意、設計與點子不重要,而是它是是一個大方向,可能會決定你走到藍海或紅海,但是如何去執行它,與執行的好不好,才是你是否可以成功的關鍵,也就是現實的:

「專利?那是什麼?可以吃嗎?」
「管你專利不專利,先搶先贏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