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日 星期六

「小確幸」與「洨確幸」,淺談台灣商業炒作

這篇文章其實想寫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有適合的梗就是了,所以隨便寫寫(反正名稱都是蘇州隨筆了)

先來看看,所謂的「小確幸」到底是什麼?原始出處是村上春樹的「尋找漩渦貓的方法(うずまき猫のみつけかた)」與「蘭格漢斯島的午後(ランゲルハンス島の午後)」,而小確幸是怎麼運作的?大概是這麼一回事,不過這也是村上春樹自己說的就是了

生活の中に個人的な「小確幸」(小さいけれども、確かな幸福)を見出すためには、多かれ少なかれ自己規制みたいなものが必要とされる
翻譯:想要在日常生活當中找到自己的小確幸,多少需要點個人規範

好,那所謂的「個人規範」又是什麼?村上春樹又這樣說了

以自己為例,是「耐著性子激烈運動後,來杯冰涼啤酒的感覺,要是少了這種小確幸,人生只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そしてそういった「小確幸」のない人生なんて、かすかすの砂漠のようなものにすぎないと僕は思うのだけれど)」,就是「背離完全快樂主義的的生存邏輯」

... 這到底是在解釋什麼啊?完全無法理解,不過從這個脈絡去推論,大概就是這樣吧?

所謂「小確幸」指的是,人的生活,若只為了消費而消費、為了成功而成功、為了鬥爭而鬥爭的生活,少了透過「自己規制」求出的「真快樂」,那人生不就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

附記:在這裡先感謝「Wondero」與「每日五分鐘學日語」的整理以及翻譯

我個人對台灣的「小確幸」很反感,一來是我討厭隨意的商業炒作,二來是很多時候這種商業炒作並沒有完全搞懂一個事物的本意就去曲解它,弄的不倫不類的,更大的笑點是台灣民眾還是會照單全收

五月初寫過一篇文章,「小資女」與「雷神巧克力」,當時我就有這樣說過,當時出現的「小資女」,這似乎是跟某知名電視劇開始,甚至在更早已前就已經開始出現的概念,而所謂的「小資女」,不乎乎就是「手上常常一杯知名連鎖店咖啡、假日參加眾多藝文活動、喜歡購買一些價格並沒有那麼高昂,但也算是名貴的飾品」,享受著所謂的「小確幸」,並且夢想著找到心目中的真愛

再來我又要召喚「法蘭克福學派」了

把時間拉回到 1947 年,由所謂的「法蘭克福學派」中的霍克海默與阿多諾對所謂的「文化工業」做出了抨擊,認為在大眾文化背後,隱藏著資本主義的欺騙,並且對「文化工業」做出了尖銳的批評,而這個大道理到了七十年後的現在,這個理論依然適用於我們那可悲的社會

就激進一點的說法來說,在臺灣「小確幸」成為了一種集體主義的安慰藥品,一種「失控的正向思考」式的阿Q精神,或說是一種消極而不自知的自慰(請參閱:小確幸 集體主義下的分泌物),讓媒體與政府聯手去催眠你,讓你相信那種「時尚消費」是一種風潮、一種消遣、一種「小確幸」,而讓你忽略社會中真正的問題,比如說你的薪資之類的

「文化工業」與「資本主義」的影響,會讓非有閒階級(簡單說,就是薪資停在 22K 上下的)的民眾進行「炫耀式消費」,甚至將許多必要的民生消費也蒙上「炫耀式消費」的色彩,更甚者,政府會與資本主義者主使用媒體,利用操縱、設計大眾文化,來藉由欺騙、美化與虛構的方式,消解人們對於現實的不滿、對於現實的認知,偏離應有的社會論點與焦點


Y0UJC
什麼「小確幸」?明明就是「洨確幸」跟「大痛苦」

在台灣,「小確幸」已經不是「小確幸」了,是商業炒作出來的「洨確幸」,來掩飾人民的「大痛苦」與隨之而來的「大幹八」

而什麼是「大幹八」?自己去看

2 則留言: